来吧,臭虫!

书萌一脚朝那蚁王踢去,早有防备的蚁王,闪身躲过。

果然是狡猾分子。

而后面的两魔族人已经赶到。

妖族看到了魔族,魔族也看到了妖族,两方这一对碰,立马产生了电光火石的效应。

“她是我们魔族要的人,你们妖族休得插手。”高个子魔族人仗着武技比妖族高,底气十足的呵斥道。

要是能挑起双方争斗,她就有机会逃了。

“她是我们大王的女人,你们魔族休想染指。”大黑牛仗着妖多势众,把这两个魔族的人不放在眼里。

“活腻了喔唷,小小的妖族人也敢呵斥我们魔族。”矮个子骂道。

看着两方为争夺书萌的归属问题吵了起来。

而书萌一副看戏的表情,等他们吵得不可开交,动手时,书萌用过驹术乘机溜了。

等双方发现书萌不见时,她早就是没了踪影可寻。

而她现身的地方,居然在一直追她的那拨魔族面前,这是什么运气!好运走多了,难道真的物极必反,走霉运了么?

她自己送货上门,魔族头头哈哈大笑,“傻了,傻了!就这点本事还想逃,逃来逃去,还是逃不出我们的手掌心,哈哈,给我抓住她。”

这次弄错地方了,那就再逃,身形刚一闪,却被定住了,“你有过驹术,我魔族有抓驹术,看你还往哪里逃。”

楼外有楼,山外有山,魔族的抓驹术,比她修炼的瞬定术要厉害得多,她身体被定住,瞳孔中,魔族的影子越来越大,这此真的要被抓的节奏了么!

书萌心里一阵抓狂。

已经跑远的云晨回头,发现书萌在她后面,被魔族定住了,他大骇,赶紧又折回,用消影术把书萌又变没了,拖着她又是一路狂奔。

只要她一显现,他又用消影术把她变没了,频繁的用消影术也不是办法,而且一旦超过有效次数,就要失效一个月,所以他不能在用了,得找过地方把她藏起来。

到嘴的鸭子又飞了,魔族头头哇哇怪叫,“嘛嘎嘎……给我追,给我追……”

等书萌再次现形后,云晨没有再用消影术,前方不远处,有一个山洞,他冲了进去。

黑漆漆的山洞从外面看,根本不知道是一个陷阱,两人进洞后,直接一脚踏空,掉了下去。

等书萌落地时,她发现,她竟然又遇到了先前追她的,那两个魔族人,两人离她不过五十米的距离,要逃不被发现,那真的不容易,而云晨不知去向。

这老太爷看来在玩她书萌,逃来逃去,还是没逃过魔爪,不过,这两个魔族人,不足畏惧,刚才就动了杀心,要不是妖族人捣乱,这两人已经解决了,现在正好,把两人干掉。

两人脱队抓书萌,人又没抓到,又和妖族的人干了一架,受了点伤,一路骂骂咧咧抱怨着。

她藏身蒿草里,一前一后的两魔族人越来越近,她调节呼吸和心跳节奏到最弱,等后面的矮个子过来时,用瞬定术定住他身形,同时她身形快如闪电,手上一动,光明之刃划破他的喉管,血喷溅而出。

瞬定术,时间很短,以至于被高个子听到了动静,她回头,又是一下瞬定术,手起刀落,没有给他还击的机会,又把他给解决了。

搞定了这两个魔族人,书萌寻思着到哪里去找云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