是不是那里不对, 嗯,那就对了啊。jj独发, 么么哒~听到老大夫的话,纪灵握紧了拳头,显得有些激动。只是又想到了什么, 很快就镇定了下来,随后看向这位一直都在帮自己看病的老人,十分恭敬的说道:“的确,近日得到了游医相赠的补品,本着试试的态度吃了一点,没有想到居然有效。”

见纪灵不像是想要继续说下去的样子,老大夫也贴心的没有追问。虽然行医那么多年,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神奇的事情,只是想到很多深宅大院的阴私,便不再多想了。

辞别了老大夫, 纪灵便回到了府中。在路上想到自己最近发生的事, 唯一不同的就是唐小包给自己的吃食。想到这里, 纪灵的眼神变得幽深起来,看来这个唐小包身上还是有很多的秘密。】

直到晚膳端了上来, 唐小包才堪堪的洗好了澡。被泡的十分舒服的唐小包捂着自己被泡的晕乎乎的脑袋, 慢慢地向着客厅走去, 直到听到有人叫了自己的名字, 硬是被吓了一跳, 接着便看到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纪灵正直勾勾的盯着自己, 顿时又打了一个哆嗦。

由于唐小包此时刚洗过澡,浑身带着一点水汽,就连脸颊都被泡的软乎乎、红彤彤的,由于刚才受到了惊吓,眼神中还带着点小动物似得不安。见到这样的唐小包,纪灵的眼神变得幽深起来。

见到纪灵望着自己的眼神发生了变化,就像是要吃人一样。唐小包十分怂的想要拔腿向后跑,还没有等他逃跑,就发现纪灵又恢复成了原先的模样。

“还愣在那里做什么,过来吃饭。”纪灵看着傻不愣登的唐小包,就连责怪的话都无法开口了。抿了抿嘴,接着看向唐小包为自己准备的鱼汤。原先不知道,只是隐隐的有着感觉,现在发现这个能够治好自己,纪灵看着鱼汤的眼神便有了变化。接着便看向了做菜的人,既然到了自己的手里,被自己撞上了,便逃不掉了。

此时的唐小包看着有些奇怪的纪灵慢慢地挪了过去,他觉得纪灵很不对劲,虽然也像是原先那样冷冰冰的模样,只是眼神中还带着点其他什么东西,让自己觉得有些毛骨悚然。

动物的直觉告诉自己应该拔腿就跑,但是理智告诉他应该坐下来,好好地享受他的晚餐。最后还是理智战胜了感性,唐小包慢慢地挪了过去,落座。

此时的纪灵正在慢条斯理的吃着唐小包给他做好的鱼,原先以为是唐小包的手艺好,现在却是知道这是自己对于生存的本能。因此也更加的珍惜,因为不清楚唐小包的秘密是什么,所幸纪灵决定暗中观察,表现得与平时没有任何的差别。

感觉到了恢复常态的纪灵,唐小包原本提起的心瞬间就放下了,开始享受起厨师做的菜来。自己面前有两菜一汤,而纪灵只有一个菜,想想便觉得很高兴,让他每次都吓自己。

虽然唐小包喜欢做菜,但是他也喜欢吃菜,只有试过了不同口味的菜系,才能找到自己想做的,才能帮助自己更好地调整每次菜色的口味。嗯,唐小包便是秉承着这样的信念,有钱有闲的时候吃遍了大江南北。

原本以为即使是一条鱼,对于几天前连一碗粥都喝不完的人来说有些勉强了,却没有想到今天的纪灵将鱼吃的一干二净,就连汤都没有剩下多少,但是饭只是少少的吃了几口。

见到纪灵吃的那么干净,对比起这几天由于运动量不大,所以吃的不多,还有些剩菜,就显得唐小包有些浪费。

果然,吃完了菜,纪灵发现自己的精神又好了一点,正在感受着那些温暖的东西游走在自己的四肢之中,余光便见到唐小包盯着自己面前的饭菜有些发愁。于是挥了挥手,对着身后的下人指挥道:“将剩菜收拾下去。”

听到纪灵的指令,唐小包也用不着纠结了,因为下人们动作十分麻利的东西收拾了下去,加起来不到几秒钟桌上就被收拾得光亮如初。

对于一个从小就被教导着节约粮食的人来说,唐小包还在想着要不要吩咐下面明天开始少放点菜,就听到纪灵说道:“吃完了饭,陪我出去走走。”

“啊,哦。”一开始唐小包以为自己听错了,但是很快就回过了神来,点了点头。看着自己的肚子,是该消消食了。吃的有点多,都有点突出来了。接着转头看向自己身边的人,刚刚喝了那么大碗汤,可能和自己一样,只是可能衣服穿得太多,自己看不出什么来,感觉还是那么瘦。

不知道唐小包为什么盯着自己的肚子看了一会儿,又看向自己。想到唯一一种可能,露出一个古怪的表情,难道他帮自己恢复健康,是想要一个自己的孩子?想到这里,纪灵皱了皱眉头,思索起可能性来。

完全不知道纪灵在想些什么,此时的唐小包正是吃饱饭犯懒的时候,带着自己的小肚子走在夕阳之下,偶尔还有微风吹来,只觉得十分的惬意。

相比起唐小包的惬意,此时自由的走在路上,不需要人帮忙的纪灵内心的惊喜已经难以形容了。虽然他的每一步走得十分的慢,但是从未有过的稳健,也从未有过的开心。

一开始,唐小包没有注意到,等到意识到自己和纪灵有一段距离了之后。才转过身来,发现纪灵离自己好像差的有点远,而且步子看起来有些艰难。接着,唐小包便想起了纪灵的身体似乎不好,于是干脆放慢了步子,走到了纪灵的身边,等着他和自己一起慢慢的走。

见到回到自己身边的唐小包,纪灵抬头看了他一眼,接着便没有再管他了。

唐小包慢悠悠地在他身边逛着,也不在意纪灵走的有多慢。两人就在那里走着,就像两个慢吞吞的老头子。

等到纪灵把花园走完了一圈,额头上已经出了一层薄薄的汗,但是他的心情却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。看着还在自己身边慢悠悠,走两步晃一下的唐小包,眼中充满了亮光。

等到两人回去之后,精神尚可的纪灵便开始处理起自己还剩下的事务,而唐小包也终于找到了适合自己的游记,坐在那里悠闲的晃着腿,时不时的还吃点下人们准备好的干果,气氛一片和谐。

直到睡觉之前,昏昏沉沉间,唐小包突然听到了自己耳边有人问自己话,“你的厨艺为什么那么好?为什么能治病?”

以为自己是在做梦,面前一直大黑猫十分疑惑的看着自己,对自己的菜十分的满意。迷迷糊糊间,唐小包十分自豪的说道:“这是我家祖传的,这是祖祖辈辈的手艺,别人学不来的。至于治病啊,当然是因为我有小秘密啊。”

说完之后,唐小包翻了一个身,彻底的睡死了过去。没有注意到,他旁边的人转头看着他,眼中闪过意味不明的探究之色。

一早,唐小包醒来,便发现自己的枕边人不见了,想了想,大概是去洗漱了,不然就是先起床出去了。接着抓了抓自己乱糟糟的头发,很快便爬了起来,见到洗漱间没人,便快速的洗干净了自己,换上了专门做饭穿的衣服,朝着厨房走去。

后面照例跟着彩月,只是不知道是不是上次的事戳中了她,现在每次在唐小包去做饭的时候,她总会穿一身比较适合做饭的衣服,虽然还是不需要她做什么。

自己的小厨房还在建,暂时还需要在这个厨房待一会儿,所以这里的东西唐小包基本上都用的十分的熟练了。而厨房里的人,从一开始的战战兢兢,到现在可以当着唐小包的面做吃的,不可谓不是一大进步。厨师们有时候见到唐小包出色的手艺,还会站在旁边不动声色的学,刚开始还以为唐小包会介意,后来发现他一点都不在意之后,胆子也就放开了。只是胆子再大,也不敢越过界去。

想着最近纪灵突飞猛进的胃口,以及每天吃的东西。今天的唐小包准备做馒头,将面粉弄好,放进调料,再弄成一个个可爱的小动物模样,接着放上蒸笼,等着蒸好之后下人送过来,唐小包的任务算是完成了。

准备回去换身衣服就准备开饭的唐小包在回去的路上,便见到了此刻正在认真的和风凌学武的纪灵。原本十分瘦弱的身体,因为这段时间的康复已经开始长肉了,原本看着就吓人的模样,此时渐渐有了俊朗的轮廓。可以看得出来,若不是大病初愈,假以时日,纪灵便会长成大家都爱慕的模样。

纪灵此时的年岁相比起那些刚开始学武的人其实已经十分的大了,只是他现在只是为了强身健体,而不是为了变得多厉害,因此也便不在意自己的进度,却也学的十分专注。

唐小包看着从刚开始有些笨手笨脚,到现在有模有样的纪灵,打心里为他感觉到高兴。他知道,为了好好地活着,纪灵也是付出了巨大的努力。

察觉到有人在看自己,纪灵转头看去就见到了傻乎乎的唐小包。不知道是别人忘了提醒,还是什么的,此时脸上还沾着一些白面,看起来异常的显眼。

想到今天的活动量够了,纪灵便放弃了继续的念头,抬脚走到唐小包的身边。接过身边小厮递过来擦汗的手巾给自己擦了擦,再抬眼看着唐小包,还是觉得碍眼,于是随手拿着手里的东西给唐小包擦了擦。

一脸懵逼的唐小包站在那里,疑惑不解的看着他,为什么要把自己擦汗的东西往自己脸上弄?

完全不管唐小包内心在想些什么,擦完之后,纪灵将自己手里的东西递给了小厮。看着唐小包轻描淡写的说道:“刚才去厨房做了什么?”

盯着纪灵那张变化的越发明显的脸,唐小包愣了一会儿,接着想起自己今天做的那些可爱的小馒头,瞬间就兴奋了起来,就连刚才纪灵的举动是什么意思都没有继续追究了。“我想着最近你的胃口变好了,今天早上就做了一点小馒头,等一会儿就可以吃了。”

“我很期待。”说完,便带着唐小包回去了,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,两人之间的距离十分的近,看起来十分的亲密。若是隔得远的,恐怕会以为两人的手正牵着。